<sup id="yy6w0"></sup>
<sup id="yy6w0"><div id="yy6w0"></div></sup>
<acronym id="yy6w0"><div id="yy6w0"></div></acronym>
  •  
  •  
  •  

【講座回顧】陳濤主講“光影記‘疫’——電影中的疫情再現與人文思考”

發布時間:2020/11/17
來源:
標簽:

11月11日下午2點,我院副教授陳濤在教學二樓2115教室主講“光影記‘疫’——電影中的疫情再現與人文思考”。本次講座采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共吸引了150余位師生參與。


陳濤老師首先從危機時代的愛情和信仰入手,通過分析《第七封印》和《瘟疫》兩部電影來闡明疫情對于信仰的消解作用,當人類匆匆追求“生產性消費”的節奏被打亂,其對立面“非生產性消費”即“耗費”便浮出水面。


1957年上映的影片《第七封印》講述了理想主義的騎士布洛克在戰爭結束之后,與他的同伴們在瘟疫蔓延的歐洲大陸上艱難生活的故事!段烈摺肥1987年由丹麥著名導演拉斯·馮·特里爾創作的電影;蛟S受到《俄狄浦斯王》的影響,《瘟疫》具有類似的情節和相同的悖論:電影中的梅斯梅爾是一個利用自己所學去消除瘟疫的醫生,但在最后他發現自己就是病源的攜帶者,也是他傳播了這場瘟疫。在風格方面,這部作品所要致敬的是另外一部與“瘟疫”或“傳染”相關的經典文學作品——法國作家加繆發表于1947年的存在主義小說《鼠疫》。

陳濤老師認為,隱喻強調深度和相似性,轉喻強調過渡和相關性,而“瘟疫”這樣的“轉喻”,在性質上是一種自古以來同人類的生產和文明相對的“耗費”。在現代科學誕生前,人們主要訴諸神明與宗教以驅逐對傳染病的恐懼,而現代醫學誕生后,人類一度以為依靠科學技術是能夠控制和改造自然的。但事實上,人類并不應該洋洋自得于科技的進步和醫療的發展,因為在我們發展醫療和科技的同時,病毒也在進化和變異!昂馁M”這個概念告訴我們的是:無限的生產、增長和積累是無法想象的,因為生物生命所需要的能量是有限的,地球固定的空間和能量對于增長構成了限制,也會導致失去平衡的危險。戰爭也好,瘟疫也罷,作為劇烈的“耗費”形式,令我們反思人類物質積累的意義,反思純粹單一化生產和發展的價值。


疫情不僅會打磨人們心中的信仰,還會錘煉人們對于愛情的體悟。陳濤老師以新冠疫情中令人動容的愛情為例,認為再冷酷的疫情也躍動著人性的微光。之后,他通過短片向大家介紹了電影《面紗》和《霍亂時期的愛情》的內容!睹婕啞氛宫F了一個女性成長的愛情觀,陳濤老師用歌詞“美酒咖啡都是水,一個令人清醒,一個讓人醉”來總結這段成長史:人只有經歷過才能在人生的重要命題上有所得,而獲得領悟往往需要一個契機,就像電影中的女主人公在翻閱丈夫的遺物時,看到了情人的那封信的一瞬。人們常常會在某一個時刻感受到愛情的真諦,比如《傾城之戀》便是直到一座城的傾覆,主角們才領悟到了愛情。所以或許離死亡最近的時候,我們才能讀懂愛情,就如在疾病陰影下,愛情才顯得彌足珍貴。


而表現危機下的愛情的最有力文本,則是《霍亂時期的愛情》。這個影片改編自馬爾克斯的同名小說,敘述的是橫跨半個世紀的愛情。小說中包含的愛情種類令人嘆為觀止,刻畫了愛情的三個轉喻——霍亂、死亡和孤獨。但是陳濤老師談到,這部電影的豆瓣評分并不高。出于商業化的考慮,原著中很多深刻的思考在電影里被扁平化了,這也引發了大家關于經典的文學作品應如何改編成電影的思考。同時,疫情也為東方主義和地緣政治的鼓噪提供機會!都膊〉碾[喻》點明,在社會文化的話語中,疾病成為了一種隱喻,具有政治性意涵。


本次講座,陳濤老師聚焦多部“疫情”主題電影,從多個角度探求關于生命、愛情、危機、信仰與文明的真諦,通過電影作品反思瘟疫本質,同時也借由瘟疫反觀電影美學和產業特征。

文:鄧可、趙雅倩

圖:姚懿洺

306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