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y6w0"></sup>
<sup id="yy6w0"><div id="yy6w0"></div></sup>
<acronym id="yy6w0"><div id="yy6w0"></div></acronym>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 楊慶祥 | 創意寫作: 返本開新再出發

發布時間:2020/8/14
來源:
標簽:


“高校能培養作家嗎?”“寫作能教嗎?”圍繞大學“創意寫作”培養模式的相關討論,長期以來不僅受到文學界、教育界的關注,也每每成為公眾關心的熱門話題。

至今,回顧創意寫作專業在中國高校招生的十余年歷史,我們發現,隨著這一學科在高校廣泛開設、著名作家受聘于大學成為創作導師,一屆屆創意寫作研究生畢業并走向文壇,創意寫作已深刻介入到當下的文學教育與文學生態中。

研究與創作孰重?

創意寫作最早起源于美國,其產生有特定的歷史背景。1837年,美國著名作家愛默生在美國大學優等生榮譽學會一次題為《美國學者》的演講中,明確提出“創意寫作”這一概念,指的是一種有創造力的文學寫作方法,以此針對在英美學術界占主導地位的“重研究,輕創作”的風氣。當時的大學以基于語文學和修辭學的實證主義方法解讀經典文學作品,固然在學術積累上卓有成果,但卻嚴重限制了對形象思維和想象力的培養。1869年前后,查爾斯·W·艾略特任哈佛校長,開設了第一門文學寫作課,并成為全美第一位全職英語寫作教師。在他的大力推動下,作為創意寫作前身的“英語寫作”成為正式的“學分課程”,從文學創作的角度進入文學研究,也開始成為一種新的研究理念。

創意寫作的正式學科化,要等到1936年愛荷華大學首個創意寫作工坊的正式成立,它不僅意味著學生可以以原創的文學作品作為畢業論文獲得學位,同時也意味著一個系統的關于創意寫作的理論和教學體系開始建立。其中,保羅·安格爾貢獻極大,他擔任愛荷華大學創意寫作工坊主管長達24年,持續推動創意寫作的課程建設,完善其工作機制、培養體系。尤其是20世紀60年代以來,由安格爾夫婦創建并運作的“國際寫作計劃”(IWP),邀請了70多國的上百位作家去愛荷華大學進行創作交流,對推動創意寫作的國際化起到了重要作用。

經過100多年的發展,創意寫作已在歐美高校遍地開花,很多重要大學都設有創意寫作專業,比較著名的除上述的愛荷華大學、哈佛大學,還有美國的波士頓大學、哥譚大學,英國的牛津大學、曼徹斯特城市大學,澳大利亞的墨爾本大學、昆士蘭科技大學、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等。

眾多高校培養模式不同

相對于歐美國家,中國的創意寫作起步較晚。根據相關資料,“創意寫作”這一概念早在上世紀60年代出現在一些研究著作中,但都是偶爾提及,并沒有系統的論述。中國高校傳統上也是重視研究而忽視創作,雖然一些著名現代作家如沈從文、聞一多、廢名等都曾在高校任教,但他們還是以學者身份出現,如聞一多主要講授《楚辭》。中文系一度流傳最廣的一句話是:這里不是培養作家的地方。

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創意寫作依然在緩慢地生根發芽。1985年,武漢大學聯合中國作家協會創建“作家班”,共收4期100余名學員,對通過考核的學員發放本科畢業證書。受武漢大學啟發,1986年起,國內一眾高校陸續開辦本科層次的作家班,可以視為創意寫作的先導。其中北師大和魯迅文學院聯合舉辦的作家進修班招收了莫言、余華、王安憶等一干青年作家,這些人后來成了中國文壇的中堅力量。整體而言,這些培養模式,拓展了中國作家“養成”的形式和內容,至今依然發揮著重要作用。

進入新世紀,英語教育中的創意寫作被系統性地引介到國內。2009年前后,復旦大學設立創意寫作專業碩士學位點(MFA),上海大學成立文學與創意寫作研究中心,香港大學開設了英文創意寫作藝術碩士項目(MFA),香港城市大學籌辦了創意寫作藝術碩士項目。需要注意的是,創意寫作在中國的落地,并非全部是受到外因影響,更源于中國社會環境的內在變化,這里面有兩個主要動因:第一,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國高校的招生數量持續上升,學科評估、國際交流和就業的壓力,使得高校學科設置的優化刻不容緩。創意寫作作為一門與傳統文學學科相關,同時又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和市場接軌的新興交叉學科,受到高校青睞。第二,新世紀以來大量作家進入高校,或擔任駐校作家,或直接擔任全職教授,比如劉震云、張悅然受聘于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莫言、蘇童受聘于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這些作家有能力同時也有意愿為文學寫作培養更多人才,借助高校創意寫作平臺,作家獲得了更多的發揮空間。

目前,創意寫作在中國發展勢頭迅猛。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有200多家高校開設了創意寫作本科課程,設置創意寫作研究生學位點的高校也有不少,其中又以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復旦大學、上海大學、華東師范大學、武漢大學等為代表。中國人民大學從2015年開始招收“創造性寫作”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從2019年開始在中國現當代文學二級學科下招收創造性寫作的全日制博士研究生。北京師范大學秉持傳統,與魯迅文學院聯合培養全日制創意寫作碩士。復旦大學注重培養純文學作家;武漢大學則側重于培養包括公文寫作在內的寫作人才;上海大學和華東師范大學等則傾向培養與文化產業相關的寫作人才。

創意寫作的領域有多大?

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相對于傳統的文史哲,創意寫作都可以說是一個相對年輕的新興學科。就理論建設來說,對于創意寫作的概念、學科定位一直存在不同觀點,有的特別突出“創意”的重要性,強調其是一種新穎別致的寫作;有的則更強調文學寫作的層面,認為創意寫作就是以文學寫作為中心的寫作方式;還有的觀點更寬泛,認為所有的寫作都可以納入創意寫作的范疇。在學科定位方面,有的觀點強調創意寫作是人文學科的一部分,甚至是文學學科的有機組成部分,也有的觀點認為創意寫作應該從文學學科里剝離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學科。從這些年發展的趨勢來看,越來越多的理論觀點更強調創意寫作的獨特性、獨立性和自主性。

從實踐層面來看,雖然國內對于創意寫作的學科建設、培養方案等已有很多的建設性成果,但相對來說還比較滯后,至少在以下幾個方面值得進一步探索:第一,目前國內的創意寫作學科多帶有一定的“依附性”,有的依托于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有的依托于戲劇戲曲學科,有的甚至依托于藝術學這一大的學科門類,這固然為創意寫作提供了發展平臺,但也限制了創意寫作作為一門學科的獨立性。如何將創意寫作從這些學科里面“解放”出來,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第二,如果創意寫作可以作為一個獨立學科來建設的話,則它的學科定位、研究對象、培養目標等亟須進一步細化;第三,培養計劃和相關課程建設方面,很多大學的創意寫作課程和傳統中文系課程區別不大,這樣的“創意寫作”就有名無實了。如何針對不同類型的學生進行有針對性的課程教學,真正培養出創意寫作人才,這是創意寫作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第四,除了大學的學科建設外,在社會上也有很多寫作營、培訓班之類的“創意寫作”市場化的形式,這些形式更加靈活,有時候也更有針對性,高校的創意寫作培養如何與它們良性互動,并進一步適應社會發展需要,同樣是不可忽視的命題。

創意寫作在中國從落地生根到開枝散葉的十余年歷史表明,這一新興學科及其教學實踐某種程度上彌補了傳統人文教育的不足,接受過相關寫作訓練的青年作家也開始在文壇嶄露頭角。但,如何進一步推動創意寫作培養模式的中國化,因地制宜地發揮其作家搖籃的作用,是未來需要我們思考的問題。

本文轉載自《人民日報海外版》2020年08月13日第07版


306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