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y6w0"></sup>
<sup id="yy6w0"><div id="yy6w0"></div></sup>
<acronym id="yy6w0"><div id="yy6w0"></div></acronym>
  •  
  •  
  •  

曾艷兵 | 中國疫情時期的隔空網課

發布時間:2020/5/5
來源:
標簽: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們都不得不成為年度的見證者。無論你身處何地,你都不可能無視新冠病毒。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不得不受到影響,我們的授課方式也發生了改變,隔空網課成為新情勢下的應對之法。

面對屏幕隔空講課,師生相隔千山萬水,這種上課方式效果不佳應在情理之中;如果效果良好,反倒應當反省我們平時的面授是否有繼續存在的理由了。我在助教的指導下,先在電腦上下載一個有關會議的軟件,然后由助教在騰訊上申請一個會議號,將學生都拉進這個會議室。上課時打開電腦登陸,進入指定的會議室,就可以對著電腦上課了——

同學們好,我們現在上課!墒敲媲耙粋同學也沒有,這真是有點好笑,不過這也算是非常時期以非常的方式上的第一課了!裉煳覀冎v莎士比亞。莎士比亞生活的年代距離今天已過去四百多年了。今天的英國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的考驗,兩萬多人感染,英國首相約翰遜也未能幸免,然而此時此刻我們研讀莎士比亞并非沒有意義。莎士比亞是西方經典的中心,他“在全球實際上構建了一種文化多元主義”。他設立了文學的標準和限度。英國人曾驕傲地說:“印度有沒有都行,但我們不能沒有莎士比亞!辈贿^,印度原本就是不是英國的,英國人這么說現在看來顯得有點可笑了。巴赫金說:“我們可以說,無論莎士比亞本人,還是他的同時代人,都不知道我們如今熟悉的那個‘偉大的莎士比亞’。無論如何不能把我們的這個莎士比亞塞到伊麗莎白時代中去!泵恳粋時代總能在過去的偉大作品中發現某種新東西。莎士比亞的價值和意義顯然并不局限于他本人以及他那個時代,他具有跨越時空的價值和意義。

當代美國著名理論家布魯姆說:“重新閱讀莎士比亞的最大困難就是我們不會感到任何困難”,因為莎士比亞已經深深融入了西方人的心理結構、表達方式和閱讀習慣,沒有莎士比亞根本就無法理解西方文學;故而“在上帝之后,莎士比亞決定了一切”。學習莎士比亞的困難就在于沒有任何困難,因為我們對他太熟悉了,以至于再想獲得什么新感受、新認識或者新見解就太困難了。在許多人失去了對上帝的信仰后,莎士比亞就決定了一切……

對著電腦上自己精心制作的課件滔滔不絕地說了一通,看不到學生,電腦里面也沒有任何反應。這大概是許多高校教師上課的基本模式,因為直播模式對于大多數嚴肅的教師而言,近乎于表演,這當然不是他們所擅長的。講著講著,感覺沒人聽,反倒懷疑被隔壁鄰居聽去了。鄰居或者在想,隔壁住戶可能快憋瘋了吧,怎么可以對著墻壁自說自話、滔滔不絕呢?每當自己說得得意之時,不免手之舞之——因為穩坐桌旁,足之蹈之自然是不可能的了——但一想到沒有觀眾,也就迅速作罷。面對電腦,以及電腦后面看不見的聽眾,我自然還是應該少一些情感,多一些理智。

講到莎士比亞,便不能不想到文藝復興。文藝復興強調以人為中心。正是這種以人為中心的思想導致了西方個人欲望的極度膨脹,導致了人與自然關系的徹底破裂。人類果真是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嗎?人類的這種自我吹噓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嗎?如果人類是中心,整個世界就成了他思考、利用、掠奪的對象和客體。人類以自身的生存和發展為目的,對大自然的任何破壞甚至毀滅都似乎是合理合法的,因為人類既是立法者,又是執法者,還是辯護者。整個宇宙只有他在說話,他自說自話、狂妄自大,對于即將來到的危機渾然不覺。莎士比亞似乎已經隱約地意識到了這一點,因此,他并沒有一味地對人類進行歌頌和贊美。他揭露并預示了人的危機,呈現人內心的分裂性和矛盾痛苦。也許,這段自我隔離的時間正好給了我們一個契機,去好好思考一下這個被發展的邏輯所長期遮蔽的世界性問題。(曾艷兵)

轉載自《中華讀書報》2020年4月15日 19版


306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