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yy6w0"></sup>
<sup id="yy6w0"><div id="yy6w0"></div></sup>
<acronym id="yy6w0"><div id="yy6w0"></div></acronym>
  •  
  •  
  •  

【會議】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在中國人民大學隆重舉行

發布時間:2018/11/4
來源:
標簽:




11月3日上午,由孔子學院總部/國家漢辦和中國人民大學共同主辦,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交流處、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以及漢語國際推廣研究所共同承辦的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在中國人民大學隆重開幕,近百名中外學者共聚一堂,圍繞“理解中國:包容的漢學與多元的文明(Understanding China: Inclusive Sinologies and Diverse Civilizations)”主題,對于漢學的發展與中西文化交流展開對話。


與會學者



劉偉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杜鵬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國家漢辦黨委書記、孔子學院總部副總干事、國家漢辦副主任馬箭飛等出席開幕式。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杜鵬主持開幕式。

來自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耶魯大學,英國牛津大學、愛丁堡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德國杜塞爾多夫海因里!ずD髮W、特里爾大學,俄羅斯科學院、圣彼得堡大學,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格里菲斯大學,愛爾蘭都柏林大學,芬蘭赫爾辛基大學,丹麥哥本哈根商學院,荷蘭萊頓大學,比利時魯汶大學,瑞士巴塞爾大學,法國阿爾多瓦大學,奧地利維也納大學,匈牙利羅蘭大學,土耳其安卡拉大學、安卡拉哈芝巴以剌木大學,亞美尼亞國家科學院,蒙古國立大學,墨西哥美洲大學,韓國慶熙大學,日本大阪大學等國外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學者代表,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北京體育大學、南開大學、復旦大學、新華通訊社等中國高校和機構的學者代表出席了開幕式。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在致辭中說,世界漢學大會自2007年起,至今已是第六屆。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與改革開放相伴隨的獨特風景,正是中國走向世界、世界理解中國的過程,而世界漢學則為這道風景打開了一扇窗口。我們在紀念改革開放的日子里重新梳理漢學的發展,也期待著發展中的漢學與中國的改革開放并肩同行,使中外互鑒、文明對話的影響力不斷拓展。

劉偉校長指出,本屆大會的主題是“理解中國”,而漢語中的“理解”一詞,亦即“以理解之”。這就是所謂的“東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學北學,道術未裂”!袄斫狻,是通向和諧的必經之路;在理解“他者”的同時,不同的文化也會在自我反省中獲得更新。他希望世界漢學大會能為中外學者提供一個雙向的對話空間,從而可以“坐于室而見四海,處于今而論久遠”;既分享世界對中國的闡釋,也感悟中國對世界的意義。


馬箭飛 國家漢辦黨委書記、孔子學院總部副總干事、國家漢辦副主任


國家漢辦黨委書記、孔子學院總部副總干事、國家漢辦副主任馬箭飛表示,在全球化繼續發展、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的大背景下,各國家各民族各文明之間都更加需要彼此理解、和諧共生。漢學作為溝通中國與世界的紐帶、促進多元文明互學互鑒的橋梁,面臨著難得的發展機遇,自身也需要更加的省思和包容。這就是本屆世界漢學大會選擇“理解中國:包容的漢學與多元的文明”作為主題的重要原因。有鑒于此,孔子學院總部將繼續以開展漢語國際教育、推進中華文化傳播為己任,致力于增進人文交流和國際理解,發揚漢學傳統,繁榮漢學研究,讓中國與世界的理解變得更加深刻,讓世界多元文明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隨后的三場主題發言分別由中國人民大學陳劍瀾教授、愛丁堡大學費南山教授和耶魯大學司馬懿教授主持,普林斯頓大學柯馬丁教授、魯汶大學鐘鳴旦教授、羅蘭大學郝清新教授分別從各自的專業領域出發闡述“理解中國”的主題,北京師范大學方維規教授、復旦大學李天綱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惟善教授以學術對話的方式對三位教授的發言進行回應。


柯馬丁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


普林斯頓大學柯馬丁教授作了題為“在古代世界理解古代中國”的演講。在發言中,柯馬丁教授表示,受到考古新發現的啟發,海內外對中國古代研究的興趣正在不斷高漲,他展望了“包容性”漢學研究的未來發展面向。以“詩”在不同文明中的闡釋為例子,柯馬丁教授提醒我們對古代文明的錯覺來自于雙重誤解:第一,我們沒有認識到兩種(或更多)古代文明之間的顯著差異。第二,我們不承認我們今天與任何古代文明之間的差異。最后,柯馬丁教授簡要介紹了中國人民大學最近成立的古代文本文化國際研究中心在推動這一研究范式方面所做的工作。


方維規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北京師范大學方維規教授做出了回應。他認為,柯馬丁教授的演講在“古代”“中國”和“理解”三個方面具有啟發性。我們在將中國古代思想應用于當代目的時必須格外小心,因為只有在宏大的世界框架內研究古代中國,我們才能理解古代中國與同時代的古代世界的差異,理解古代中國與后世的差異。為了達成這種理解,跨學科的對話和比較的視野是切實可行的。


費南山教授、鐘鳴旦教授、李天綱教授


魯汶大學鐘鳴旦教授以“書籍的文化間巡回傳播:在十七世紀的中國建立一個‘之-間’的文本社群”為題,從一個具體的角度闡明了本屆大會主題。鐘鳴旦教授認為歷史研究可視為關于“他者”的藝術,因為歷史學家所調查的是生活在另一個時間、空間的人。在文化交流史研究上,“他者”更是占據了中心位置,因為歷史學家試圖去理解通過與他文化的相遇所發生的事情。人們之間的任何相遇都可引發出一段故事,這個故事可能通過文本、圖像、藝術品、建筑、社群、禮儀來表達。因此,研究者們可以試著去捕捉這些人之間最初的相遇,即他們的“之-間”。從這個意義上講,歷史也是一門尋求“之-間”的藝術。

復旦大學李天綱教授做出了回應。李天綱教授認為,文本在傳播過程中,肯定不能全部展現他的原來面目,因此我們仍然面對按照自身想象去“發明”對方的危險;但鐘鳴旦教授的“之間”理論強調了知識的傳播仍然是有效的,中西方的譯者和讀者不斷地傳譯、理解對方,最終通過出版書籍,吸引讀者,創造出了一個新的文本社群,因而達成了一種中西文化“之間”的信任和理解。


郝清新 羅蘭大學教授


羅蘭大學郝清新教授作了題為“中國的佛經翻譯”的發言,探討佛教經文在中國傳播的主要特征以及其對中國接受后來異域文化所產生的影響。郝清新教授認為,公元1世紀佛教的傳入是中國文化在與外國文化的交流過程中最早遇到的一次巨大挑戰。在外來宗教的傳播過程中,無論是其典籍文獻還是口傳的教法都須譯成漢語。然而,漢語在語法上與經文的源語言即梵文和普拉克利特語的語法卻大不相同。語言上的差異再加上主要概念上的隔閡使得佛教更難適應中國傳統文化。在佛教到來之前,中國人對“業報”“輪回”等重要概念一無所知。佛教在中國傳播中遇到的主要問題在于佛經的翻譯方法:怎樣翻譯才能吸引中國的知識分子,同時又能保持經文源語的意思。由于第一批佛經譯者來自中亞地區,使得當時的翻譯過程更為復雜。

中國人民大學惟善教授做出了回應。惟善教授認為,要把漢語佛典翻譯成英語的最大障礙是漢語佛典的原始語言母本已經缺失。因此,在英譯的過程中,對漢語佛經的文句的理解以及音譯詞的讀音問題都是很難把握的。由此,梵文等語言在漢傳佛經英譯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便不可忽視,特別是解決漢音字如“禪”的讀音問題,以及“阿魯波”和“𧙃魯波”所對應梵文問題。


與會學者提問


本屆大會根據世界漢學大會理事會的建議,力圖縮小規模、凝練議題,著重于更充分的對話和交流。為此,本屆大會的全部發言都采取中外學者直接對話的方式。在三場主旨發言之后,大會設有“漢學的譯介與對話”“漢學的傳統與現代轉型”“漢學與跨學科研究”“漢學發展與人才培養”“海外漢學與本土學術”等五個專題小組,30余位海外學者,40多位參加“孔子新漢學計劃”的海外博士生以及近30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圍繞這些前沿議題進行一對一的學術交流。學者們普遍認可,漢學最突出的特質就在于跨文化、跨語言與跨學科。漢學不僅是文化對話的天然媒介,同時也必然啟發人類對自身發展的進一步思考,必然通過不同思想的交流、交鋒、交融,推助人與人的相識、相知、相通。

從2007年至今,世界漢學大會已經走入第二個十年。十一年來,世界漢學大會始終致力于跨越歷史傳統與文化身份的隔閡,倡導當今世界由對話而增進理解,因理解而尊重差異,從差異而達致和諧。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以呈現多元文明中性狀各異的“石頭”為宗旨,期望“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钡脑娙司辰,從不同的“石頭”去理解多樣的文化母體,理解“東!,理解這個命運與共的世界。


文/王昌昀

圖/李鐵林、諶天

編輯/久勝

306彩票